1980-1999年.
[16446]
2000-2004年.
[9989]
中华民国.
[9504]
1949-1979年.
[9100]
材料下载.
[8220]
2013年大事记.
[8076]
名人与高邮.
[7517]
2012年大事记.
[7478]
名优特产.
[7294]
风土人情.
[6969]
元、明、清时代.
[5781]
2011年大事记..
[5653]
内设机构.
[4826]
2007年大事记.
[4539]
志鉴信息.
[4410]
消毒用品.
[4299]
 
 
信息交流
 
 
汪 曾 祺 年 谱(一)
作者:        来源:           时间:2015/1/27 10:27:22
 
1920年   生年
3月5日(农历正月十五,元宵节)晚6时左右,汪曾祺出生在江苏省高邮县(现高邮市)城北科甲巷的一个旧式地主家庭,祖籍徽州歙县。起名曾祺,因皮肤黑小名“黑子”,后来汪曾祺发表作品经常用的笔名有曾祺、西门鱼、曾歧、曾芪等。
祖父汪嘉勋(1865—1937),字铭甫,清朝末科的“拔贡”(比“秀才”略高的功名)。汪家虽然有两三千亩田产,还有两家名为“万全堂”和“保全堂”的药店和一家布店,但汪嘉勋生活非常节俭。可是,他却舍得花大价钱收藏古董字画,也非常注重对子孙后代的教育,不仅曾教导汪曾祺练习写字,还指导他读书写文章,如《论语》等。祖母谈氏出生书香之家,乃同治年间高邮县最有名的诗人谈人格之女,经常给汪曾祺讲故事,做得一手好菜,对汪曾祺影响也较大。谈氏与汪嘉勋生有三子,分别为长子汪广生,次子汪常生和幼子汪菊生。
父亲汪菊生(1897-1959),字淡如, 多才多艺,金石书画皆通,心灵手巧,会做各种小玩意,曾习过胡琴、萧、笛、丝竹等乐器,养过鸟,喜欢作画、治印,练过武功,踢过足球,擅长单杠,是个运动健将。汪菊生生性随便,兴趣广泛,富有同情心,充分尊重孩子的自由天性,对汪曾祺影响特别大。汪曾祺在散文《自报家门》里写到:“如果我还不算太笨,大概跟我从父亲那里接受的遗传因子有点关系。我的审美意识的形成,跟我从小看他作画有关。我父亲是个随便的人,比较有同情心,能平等待人。我十几岁时就和他对座饮酒,一起抽烟。他说:‘我们是多年父子成兄弟’。他的这种脾气也传给了我。不但影响了我和家人子女、朋友后辈的关系,而且影响了我对我所写的人物的态度以及对读者的态度。”生母杨氏(?-1923),在汪曾祺3岁时因肺病去世。杨氏与汪菊生生有3个子女,长女巧纹,儿子曾祺,次女丽纹。第一位继母张氏(?—1936),后也死于肺病。张氏与汪菊生有二个子女,锦纹和小纹。第二位继母任氏(1906—?),伴随汪菊生度过一生。任氏与汪菊生生有二子,分别为长子曾庆(海珊),次子曾祥,女儿陵纹。汪家怕汪曾祺长不大,按照当地风俗就给汪认了几个干娘,同时在和尚庙、道士观里记名(法名“海鳌”),以确保汪曾祺平安健康成长。汪曾祺的父亲还特地在将写有“三宝弟子求取法名海鳌”的条幅挂在书房。因汪曾祺的二伯父汪常生早亡,无子女。按照当地风俗,应立嗣长房次子汪曾炜,但因其二伯母喜欢汪曾祺,故都被过继。
1923年   3
是年,生母杨氏病故。杨氏乃高邮大族,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,婚前婚后都过着闺秀式的生活,从娘家带一名为莲子的丫鬟到汪家。杨氏写得一首清秀的字,直至病倒之前每天坚持写字。杨氏自知病重,勉强将汪曾祺抚养到断奶就独自坚持住到一间偏房,坚决不与汪曾祺见面。这让汪曾祺刻骨铭心,永远铭记。也正因为这样,汪曾祺并不记得母亲的模样,只有从杨氏的遗像上得知母亲的容貌。杨氏是一位性格坚强的母亲,她对儿子独特的爱永远留在了汪曾祺的心中。
1925年  5
是年,入县立第五小学幼稚园学习。汪曾祺在幼稚园遇见了对其恩重如山的王文英老师。王文英毕业于南京第一女子幼稚师范,是当时高邮县里第一位接受专业教育训练的幼儿教师。王老师看到汪曾祺小小年纪戴着妈妈的孝,十分心疼,所以对他也就特别照顾,不仅教他学习唱儿歌、跳舞,而且在生活上也很关心。可以说,对汪曾祺而言,王老师既是启蒙老师,也是母亲。正是由于这种特殊的爱,以致于56年后即1982年,汪曾祺回到故乡拜望王老师时写到“‘小孩儿乖乖,把门开开’,歌声犹在,耳边徘徊。我今亦老矣,白髭盈腮。念一生美育,从此培栽。师恩母爱,岂能忘怀。愿吾师康健,长寿无灾。”诗后还写有两行字:“敬呈文英老师,五小幼稚园第一班学生汪曾祺。”王文英看到后激动地哭了一个晚上,她说:“我教了那么多学生,还没有一个来看我的。曾祺走南闯北几十年,成了名作家了,还至今不忘记我。”
    是年,其父汪菊生与张氏结婚。这是汪曾祺的第一位继母。张氏出生地主家庭,但因幼年丧母,父亲很快再婚,生活并不幸福,与守寡的姑妈住在张家的三间偏房。张氏识字,念过《女儿经》,对汪曾祺及其姐妹非常疼爱。汪曾祺在散文《我的母亲》里写到张氏带着汪曾祺姐妹仨从娘家坐车回来的情景,“……我于是拿着………………我觉得很幸福。”
1926年  6
是年夏,其祖父汪嘉勋为汪氏所修的家谱作序,署名为“民国十五年夏月  建公支德升公派第八十七世高邮 嘉勋敬撰”。
是年秋,入县立第五小学读书。汪曾祺对县立第五小学很有感情,寒暑假还经常去学校看看,后来他写了散文《我的小学》,以小学里校工詹大胖子的事迹为素材写了一篇小说《詹大胖子》,以语文老师高北溟为素材写了小说《徙》,而且还将小学里的校歌写进了小说。
1927年  7
是年,汪曾祺的二伯母去世。二伯母对汪曾祺特别疼爱,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学习上。二伯母记忆好,经常富有感情地朗诵《长恨歌》、《西厢记》等作品里的诗词给汪曾祺听,有时还给他讲文学故事。汪曾祺小说《珠子灯》里的孙小姐即以其为原型。因汪曾祺过继给其二伯母,汪曾祺在其二伯母去世时作为“孝子”为其守灵。办丧事的诸多礼仪民俗让汪曾祺印象深刻。
1928年  8
是年秋,汪曾祺开始三年级的学习,遇到了一位敬业精神强且有功力的国文老师周席儒,特别是在毛笔字的训练上对汪曾祺影响至深。汪曾祺在散文《我的小学》里说:“我的毛笔字稍具功力,是周先生砸下的基础。”但同时由于兴趣、家学等方面的原因,汪曾祺在学科学习上显示出偏科现象,国文经常第一,但数学却一直不好。与语文好、写字好相提并论的是汪曾祺的画也好,这也让汪曾祺在全校颇有才名。教他们图画的是一位姓王的老师,非常喜欢汪曾祺,经常带他们去运河堤等校外写生。
1931年   11
暑期,汪嘉勋亲自教授汪曾祺《论语》和写字,每日写大字《圭峰碑》一张,小字《闲邪公家传》二十行,两天完成一篇作文。汪嘉勋认为汪曾祺的字还可以,奖给其一块猪肝紫端砚和虞世南的《夫子庙堂碑》、褚遂良的《圣教序》等字帖。
8月26日,高邮发生特大水灾。高邮湖湖西圩破,运河堤缺口多处,加之水灾后瘟疫流行,死亡数万人。凄惨的景象使年幼的汪曾祺刻骨铭心。后来,他多次在自己的作品中描述到这场水灾。
1932年   12
6月,汪曾祺小学毕业。
暑期,跟随父亲的朋友张仲陶先生学习《史记·项羽本纪》,在其三姑父家跟随韦子廉先生学习书法和桐城派古文。韦子廉先生的书法在高邮城是最有名的,他不仅指导汪曾祺每天写《多宝塔》,而且还指导他反复诵读、仔细揣摩桐城派名篇佳作,姚鼎《登泰山记》等桐城派文章的“要言不烦写性格”对其影响深刻。后来,汪曾祺年过古稀仍不忘韦先生的教诲,曾赋诗纪念。并且,他还认为桐城派古文“对我的文章的洗练,打下了比较坚实的基础。”
秋,入高邮县初级中学读书。五年级时担任过汪曾祺语文老师的高北溟先生继续教授国文,无论是学业上还是人格上对汪曾祺影响都很深。汪曾祺在《自报家门》中说,“……在他所授古文中,我受影响最深的是明朝大散文家归有光的几篇代表作。归有光以轻淡的文笔写平常的人物,亲切而凄婉。这和我的气质很相近,我现在的小说里还时时回响着归有光的余韵。”除了语文崭露头角外,汪曾祺在绘画、书法、刻石以及演戏方面都有长足的进步。特别是演戏,汪曾祺嗓子好,喜欢唱青衣。
1933年   13
暑期,汪嘉勋亲自指导他写初步的八股文,并说,“如果在清朝,你完全可以中一个秀才。”汪菊生则要求汪曾祺写《张猛龙碑》,这使汪曾祺终身受益,后来汪曾祺字的间架用笔可以看出《张猛龙碑》的痕迹。
1934年   14
秋,进入初三学习。语文老师为毕业于上海大夏大学的张道仁先生,比较有系统地把新文学传到高邮。时隔47年后即1981年10月,汪曾祺回到故乡拜望张先生时写到,“我爱张夫子,辛勤育后生。……。”数学老师是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的的顾调笙先生,曾试图将汪曾祺培养上中央大学的建筑系,终因汪曾祺痴迷于桐城派,几何不好,未果。
1935年   15
夏,初中毕业。
秋,考入江阴县(今江苏省江阴市)南菁中学读高中。南菁中学肇始于1882年的南菁书院,在江南一带颇有名气。但该校注重数理化,轻视文史,英语也抓的很紧,这让汪曾祺学习压力很重。忙里偷闲,汪曾祺买了一本词学丛书,用毛笔抄宋词,既练书法又可略窥词意,可谓是一举两得。因词大多是抒情的,多写离别,与少年人每每易有的无端的伤感情绪相吻合,以致后来汪曾祺的小说里常有一点隐隐约约的哀愁。
1936年   16
是年,继母张氏因肺病去世。
1937年   17
夏,日本人占领了江南,江北危急。正读高二的汪曾祺不得不告别南菁中学,辗转借读于淮安中学、私立扬州中学和盐城临时中学,勉强完成了高中学业。战事日紧,汪曾祺随祖父、父亲到离高邮城稍远的一个村庄的小庵里避难半年。在离庵不远的地方住着一户姓王的人家,有一个女儿名叫大英子,汪曾祺和他的祖父、父亲都很喜欢。局势稍好后,汪家特地让大英子当了汪曾祺弟弟的保姆。1980年,汪曾祺的小说《受戒》就是以小庵和大英子一家的生活为原型的,不同的是这一家变成了赵姓,而大英子也被分成了两个不同性格的女孩子:大英子、小英子,并且小英子成了故事的主角。汪曾祺在文末注明是“写43年前的一个梦”。从时间上推算,43年前也正好是1937年。当时,汪曾祺随身携带的除了备考大学的教科书外,还有《沈从文小说选》和屠格涅夫的《猎人笔记》两本小说,这对汪曾祺的一生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。汪曾祺在《自报家门》里认为“说得夸张一些,可以说这两本书定了我的终身。这使我对文学形成比较稳定的兴趣,并且对我的风格产生深远的影响。”
7月,父亲汪菊生娶任氏,汪曾祺有了第二个继母。任家是邵伯大地主。汪曾祺及其姐姐到邵伯参加父亲的婚礼后,立即赶赴学校上学。汪曾祺对任氏娘十分尊敬。
8月20日,祖父汪嘉勋去世,终年72岁。
(摘自《汪曾祺传》)
 
 
 
高邮市档案局(馆)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
政府联系电话: 0514-85081283 邮箱:jsgydaj@126.com 推荐用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,最佳显示1024*768 备案号:苏ICP备11026846号 【后台管理】
本站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如有侵犯你的权利,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核实后将给予删除.